精选案例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案例 >

有效期至2021年12月27日
发布时间:2019-03-23 00:47

  明星李晨和潘玮柏近日又火了一把,原因是其创立的潮牌NPC所拥有的商标MLGB“存在含义消极、格调不高的情形”,被判无效。有律师认为,印有该商标的衣物最好销毁或停售。

  业内人士认为,此案例的裁判规则对于法官处理类似案件,对审查员审查类似情况,有先例作用。而已经存在的类SB、NB等商标,一般情况下不会主动注销,多为其他权利人提出异议无效评审。

  尽管盲目强调标新立异,以擦边球方式迎合“三俗”的做法不可取,但事实是,当95后的年轻人成为新一代消费主力军时,凸显独特个性,代表亚文化的潮牌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崛起。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潮牌消费的增长速度同比增幅为62%,市场规模到达2000多亿美金。

  2019年2月3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一纸判决书显示,上海俊客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俊客”)目前所拥有的商标MLGB“本身存在含义消极、格调不高的情形”,相关商标理应被宣告无效。

  值得注意的是,该审判结果为二审结果,亦为终审结果。此前,一审法院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决,争议商标容易让人想到不文明用语,作为商标使用在服装、帽子等商品上,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具有不良影响。上海俊客不服原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海俊客为知名主持人李晨和歌手潘玮柏创立的潮牌“NPC”所属公司。天眼查信息显示,李晨持有该公司60%的股份,并出任监事一职。MLGB为NPC旗下所拥有的商标之一,在2010年12月15日被申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在第25类服装、婚纱、鞋、帽、袜、领带、围巾、皮带(服饰用)、运动衫、婴儿全套衣商品上,于2011年12月被核准注册。有效期至2021年12月27日。

  上海俊客认为“MLGB”商标是‘My Life’s Getting Better‘的缩写,并提交了业绩情况、税金缴纳情况、淘宝商标保护维权情况、市场宣传时对于“My Life’s Getting Better”的使用情况等信息来证明其是一个有良好销售情况和市场认知、接受度的品牌。

  此外,上海俊客还举出BYD、SB、NND、NMD、CD、CNM、MLB、NMB、NB、TMD、TNND、MD、MB、NMD申请及已注册信息,用于证明在国内外及相关行业均有大量与本案争议商标的类似注册商标正在使用,其中不乏知名商标、驰名商标。

  而北京高院二审判决认为,在网络环境下已经存在特定群体对“MLGB”指代为具有不良影响含义的情形下,为了积极净化网络环境、引导青年一代树立积极向上的主流文化和价值观,制止以擦边球方式迎合“三俗”行为,发挥司法对主流文化意识传承和价值观引导的职责作用,应认定争议商标本身存在含义消极、格调不高的情形。

  北京高院还认为,上海俊客在申请争议商标的同时,还申请了“caonima”等商标,故其以媚俗的方式迎合不良文化倾向的意图比较明显,在实际使用过程中存在对争议商标进行低俗、恶俗商业宣传的情形。

  对此判决,舆论亦有争议。原审第三人提交的网页材料显示,很多网友表示,“没想到MLGB居然是个牌子”、“MLGB是什么牌子?”、“MLGB,原来是个牌子”等,用于证明“MLGB”作为商标印制在衣帽上,不能为社会公众所接受,造成不良影响。

  但也有少数意见表示,“MLGB”指代某不文明用语的形成时间不长、且局限在网络环境,尚不能构成该不文明用语的固定含义。汉语中并没有以汉语拼音首字母理解英文组合含义的习惯,用“MLGB”指代该不文明用语是由于不正当的联想产生了危害社会道德风尚的含义,不能认为“MLGB”标志本身就具有了危害道德风尚的含义,否则会不适当的限制语言文字或者拼音字母的使用。

  该判决会对上海俊客贸易带来哪些实质上的影响?已经生产出来的印有该商标的衣物是否需要销毁?

  对此,知识产权律师、中业江川律师事务所主任李鑫石告诉投中网,无效的商标不再属于注册商标,商标仍可以继续使用,只是不能获得法律的排他性保护,如果其他人也使用了,不能因此主张侵权。当然,如果通过其他方式,使商标产生了商誉或者字号、企业名称的话,可以从其他途径获得保护。

  宣判商标无效后,“衣服不一定不能卖,但是已经投放市场的,退出市场也是需要时间的。”

  上海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春泉表示,已经印刷了该商标的衣物,仍可以销售,“当然,这种格调不高、有碍社会风气的(商品),最好是销毁或者停止销售。”

  上海俊客指出,国内外及相关行业均有大量与本案争议商标的类似注册商标正在使用,其中不乏知名商标、驰名商标,比如,BYD、SB、NND、NMD、CD、CNM、MLB、NMB、NB、TMD、TNND、MD、MB、NMD。

  究其原因,知识产权律师李鑫石分析,这个商标原本属于无含义的英文字母的组合,所以能够通过审查。但是在实际使用中,根据市场反馈和消费者的认知,根据汉语拼音总结出了某些不文明用语的意思,因此产生了不良影响。类似的商标在使用过程中形成的显性含义,如果具有不良影响,都可能通过法定程序被撤销或者无效。

  此外,北京版泉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姜川对投中网表示,现在审核尺度比过去严得多,包括南京大屠杀馆旁边的“大开杀戒”烤肉店被叫停,外卖鸡腿店,也不能随便叫“叫了个鸡”。

  姜川说,随着时间的变化,词汇的审核也会随之变化,有些二十年前注册的商标,可能出现一些新的情况就不让用了。

  在商标审核的具体执行过程中,不同审议人员也会造成审核结果的差异。上海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春泉称,商标审查有评审规则,审查员一般是按照法律和规则进行审查,但不同人的年龄阅历和经验不同,审查掌握标准和水平也有差异,特别是网络语言,“年轻人才熟悉,有的审查员认为有问题,不上网的也许不认为有问题,因为申请时申请人一般不会说不好的内容,而是以类似‘my life is getting better’的解释糊弄审查员。”

  至于诸如SB、NB等类似套路的商标是否会被注销,姜川认为,“(SB、NB)在民间的影响力太大了,能产生不良影响。”但刘春泉告诉投中网,一般商标较少会被商标部门主动注销,多为其他权利人提出异议无效评审。

  刘春泉说,我国的司法体系虽然不是判例法体系,但此案例的裁判规则对于法官处理类似案件,对审查员审查类似情况,有先例作用。“重大案件会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最高院如果确定这个判例作为指导案例,那就与判例法差不多,必须遵守判例确定的裁判规则。”

  何为潮牌?据新金融报道,潮牌INXX联合创始人毛利云解释,一般意义上的潮牌指起源于街头文化的独立设计师品牌,相对于传统品牌拥有更快速的上新节奏,并用独特的创意与新鲜感主导设计。

  2018年上海时装周上,发布的《中国潮牌用户趋势报告》指出,自2015年起,潮牌消费连续三年得到高速且持续地增长,且潮牌的市场消费增速完胜非潮牌。具体以2017年为例,潮牌消费的增长速度较去年同期增幅为62%,而非潮牌消费增速仅为17%。

  随着自我表达欲望强烈,渴望彰显个性的新一代年轻人消费能力的崛起,潮牌正成为一个万亿级的市场。此前路透社数据显示,2011年全球潮牌服饰市场规模600亿美金,2012年达到700亿美金,2013年达到750亿美金,并且预计2017年到达2000多亿美金。据小饭桌报道,国内潮牌密扇的清流资本执行董事刘博预测,目前潮牌正处于爆发的前夜。

  相比于奢侈品牌和快时尚品牌,潮牌的独特魅力在于适中的价格、独特的风格、小众的产量和较好的质量。有分析称,潮牌卖的并不是商品,而是态度,刘博说,潮牌主要体现的是文化归属感和一种身份认同,是典型的亚文化走向大众的演进。

  不过,对比来看,刘博表示,国内目前的潮牌生意仍以欧美、日韩的买手店居多,这与国内目前的潮流文化趋向有关,欧美的黑人文化作为Hip-Hop起源,其文化地位仍难以撼动,国内独立设计师出品的潮牌影响力仍受很大限制。

  目前而言,在国内,明星由于其自带粉丝的强大影响力,毫无疑问是创建潮牌品牌的主力军,陈冠希的CLOT、余文乐的Madness、刘嘉玲的hardy hardy、周杰伦的Phataci、周柏豪的XPX、郑恺的DaHood、阿信的STAYREAL、罗志祥的STAGE都是潮牌大军中的一员。

  在毛利云看来,中国的街头文化发展尚处于幼年时期,大家只是有消费热情,并没有形成一种稳固的文化,“潮牌在各个维度上仍存在上涨空间。”

  高派现股逆市大涨!又有公司豪气派现 小天鹅A拟10派40 这些公司最有潜力

  多家科创板上市辅导企业亮相!辅导期最短只需2个月 最快挂牌时间或在上半年

  多家科创板上市辅导企业亮相!辅导期最短只需2个月 最快挂牌时间或在上半年

  高派现股逆市大涨!又有公司豪气派现 小天鹅A拟10派40 这些公司最有潜力

  恐慌出逃!散户资金今日净流出673亿(附净流入净流出比例最大的30只股票)

  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