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案例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案例 >

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法律知识和律师执业实践经
发布时间:2019-06-13 15:14

  王一涵律师:执业十几年来专长于处理各类重大、疑难、复杂的刑事案件。在办案过程中积累了相当丰富的办案经验和凝聚了深厚的人脉资源、熟悉公、检、法内部办案程序,注重办案细节、特别是对控方证据的来源、证据收集、证据的甄别有其独到之处。其所办理的案件得到了委托人的高度认可。 同时擅长公司、商事法律事务、投融资法律事务、房地产、建筑工程法律事务。先后为世界500强、上市公司、政府机构、大型国有企业及民营企业提供常年法律服务及专项法律服务,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法律知识和律师执业实践经验。

  【经典案例分析】被著、名刑事律师就被告人涉嫌合同诈骗罪,提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zui终检察院做出不予批准逮捕的决定。 案情简介:谢某系深圳市某区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因涉嫌合同诈骗被深圳市某区公安局于2017年3月25日刑事拘留,并羁押在深圳某看守所。2017年4月20日,辩护人接受委托后,立即前往看守所会见谢某,辩护人一方面了解案件的详细情况,梳理案件相关证据,一方面与办案民警就案件进行了充分沟通。经过案情调查和分析评判,辩护人认为谢某的行为不符合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遂于6月16日向深圳市人民检察院提交了《不予批捕法律意见书》。 辩护人意见:辩护人认为谢某与举报人之间具有长期购销合作关系,2017年双方再次签订购销合同属于之前合作关系的延续,合同内容真实有效,且合同已经在实际履行中,且谢某本人具有继续履行的能力,谢某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犯罪。谢某与举报人公司的问题仅是正常合同履行纠纷,完全可以通过民事途径得到解决。尽管本案存在伪造企业单位印章的事实,但伪造行为的出发点是促成合同履行,而非骗取举报人公司财物,其行为没有对举报人及其公司造成损失。显然,伪造企业单位印章的行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具有逮捕的必要性。 处理结果:经过辩护人的不懈努力,深圳市某区人民检察院zui终采纳了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并于2017年6月21日对谢某做出了不予批准逮捕的决定。同日,深圳市某区公安局对谢某做出取保候审的决定。

  外商投资中的律师业务: 目前,外商在中国直接投资的主要方式有中外合资经营企业、中外合作经营企业、外商独资企业以及外资并购等。律师可以提供以下服务内容: 1、进行尽职调查,提供投资参考依据。 律师可以对投资地的投资环境进行综合调查,既包括对法律环境、政策环境、经济环境等宏观方面的调查,也包括对销售市场情况、土地成本、人力资源成本、合作伙伴的资信情况等微观方面的调查,为外商投资决策提供参考依据。 2、对投资项目出具法律意见书。 律师可以基于尽职调查后的各种资料以及投资者的意愿,为投资者策划zui适合的投资方式,设计zui好的投资方案;参与投资谈判、起草与审核投资意向书和投资合同。 3、为企业组建提供法律服务。 律师可以为企业组建提供一系列的法律服务,包括起草与审核公司章程,对股权结构、出资方式、企业内部管理结构进行专业的法律设计,协助办理投资项目的批准、登记手续;完成企业设立与注册手续。 4、为外资并购国内企业股权或资产提供法律服务; 5、提供其他法律服务,包括对各种法律文书的起草与审核,进行税收筹划以及代理进行相关诉讼或仲裁等。

  《律师法》(2008年6月1日)第38条:“律师应当保守在执业活动中知悉的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不得泄露当事人的隐私。

  此外,在之前的《律师执业道德和执业纪律规范》(律协2001年11月26日)、《律师执业行为规范》(律协2004年3月20日)、《律师执业管理办法》(司法部2008年5月28日)中均有类似表述。

  第2条国家秘密是关系国家的安全和利益,依照法定程序确定,在一定时间内只限一定范围的人员知悉的事项。

  1993年9月2日《反不正当竞争法》第10条,以及1997年刑法219条,均规定: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

  目前我国法律对此尚无明确定义。2009年12月26日通过,自2010年7月1日起施行的《侵权责任法》第2条规定了公民享有“隐私权”。《律师法》将其界定为个人不愿公开的信息,即“不愿意公开”即构成个人隐私。

  A:刑法第398条,第二款:非国家工作人员故意或过失泄露国家秘密罪,处三年以下,最高七年有期徒刑。

  《律师法》第38条第二款,但书部分,“但是,委托人或者其他人准备或者正在实施的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以及其他严重危害他人人身、财产安全的犯罪事实和信息除外。”

  总体认为:目的是维护公共安全,针对的是重大事项,时间状态是“准备或正在实施”的行为。

  理解三:对现在时和将来时的除外情况,没有了“应当进行保密”的义务,但也没有“应当进行控告”的法律责任,故不能把不保密了理解为一定要控告。

  在国外,比较通行的做法是规定了医生、牧师和律师的作证豁免权,即律师不应当控告他的当事人。我国法律在这方面有待进一步探讨。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1989年5月1日)第八条中规定了国家秘密包括的八种情形。其中,“(六)维护国家安全活动和追查刑事犯罪中的秘密事项”,同时又规定“不符合本法第二条规定的,不属于国家秘密”。

  案例一:河北,一律师庭前将复制的案卷材料交给当事人家属转交北京律师,家属复制并散布使用,公安机关以涉嫌泄密罪抓了律师,后公安机关经论证予以释放。

  案例二:河南焦作一位律师,将在法院复制的证据材料让当事人家属查阅,一审判一年,二审,焦作中院认为,案卷材料并非国家保密法意义上的国家秘密,改判无罪。

  案例三:山西,一名女律师将案卷给当事人家属复印,司法机关讨论案卷材料是否构成国家秘密,后来请示到省级保密机构,批复“属于秘密级以上等级的国家秘密。”

  关注的问题:实践中,认定律师泄密罪少,而以律师泄密后触犯刑法第306条,涉嫌律师伪证罪多。

  这个问题,法律法规无具体规定,更缺乏操作细则。理解不一,司法实践不一。我做律师十年来,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回想起来,心中有战战兢兢的感觉。

  亲身经历:2004年在浙江某法院开庭时,当控、审两方得知被告人庭前从律师处获知其他人证言内容后,倍感震惊,严厉质问律师,并要求书记员“记录在案!”,场面几近窒息,场景至今历历在目。

  我对“律师信息披露权”的理解:既是权利,也是义务。权利,来自律师的辩护的法定职责;义务,对应于三种人的知情权:一是被告人或犯罪嫌疑人,二是委托人(当事人家属),三是公众。

  公众的知情权,在开庭前,知情权主要内容限于程序方面;开庭后,有完全的知情权(在此仅讨论公开开庭审理的案件)。

  委托人(当事人家属),在开庭前的知情权大于普通公众,因为其作为委托方,有权知晓受托人(律师)更多的工作情况,难免涉及案情,但也应有所限制。

  被告人、犯罪嫌疑人,则在各阶段具有完全的知情权。律师应当将在履行职务过程中,依照法律规定获得的案件信息,在各诉讼阶段,同步告知其当事人。

  我认为:律师可以、也应当将从法院获得的全部材料告知被告人,包括口头告知或让其阅读等。(一会请几位嘉宾老师批评指正!)

  对证据的知情权是被告人实现自我辩解的前提。要让被告人行使申诉权,必须赋予其对指控的知情权。

  法院居中审判,被告人应当取得与控方对等的权利。控方是公权力,掌握证据,则被告人也应如此,这是保护私权利的要求。

  (4)现行法律中,被告人被允许阅读本人笔录,对鉴定结论有权复议。其他证据(证人证言)为何不能出示?

  (1)律师辩护权来源:被告人的自我辩护权是原始权利,委托并授权律师后,派生出律师的辩护权(会见、阅卷、调查、开庭等)。

  关注点:所谓律师独立辩护,是指观点的独立性。而律师获取信息的权利则完全来源于被告人,国家只不过对为被告人提供专业帮助的律师进行资格管理,并非国家授权律师享有辩护权。因此,如果庭前只允许律师而不允许被告人阅卷,将导致悖论:派生权利小于了原始权利。

  (3)有效履行法定职责的要求:庭前准备必经程序,否则如何形成有效防御的辩护思路和策略?因此,律师不仅应出示证据,还应分析证据。

  (1)从程序上讲,是审判效率的要求:全程时间的总体控制,有限的庭上时间的有效利用。“迟来的正义非正义”。

  (2)从实体上讲,是审判效果的要求:让被告人充分准备,才能查明事实,确保结果公正。

  B:翻供不一定因为示证,示证不一定引起翻供。不成立因果关系,故不能以翻供为借口否定示证。

  C:如果真的因为示证而引起翻供,恰恰说明控方证据薄弱或有漏洞。持否定态度的人实际是“口供为王”的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