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范围

当前位置:主页 > 业务范围 > 民事诉讼 >

就在我家门口躺地上了
发布时间:2019-04-27 20:50

  今日(4月11日)张扣扣案该案二审在陕西省高院开庭审理,张扣扣当庭表示自己的所作所为并不是报复社会。

  经过10小时庭审后,晚上7点左右,陕西高院二审宣判,维持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故意毁损财物罪判处张扣扣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庭审现场,辩护人提问:为何要杀死王家三人?张扣扣当庭表示,“为母报仇。”辩护人继续提问,打死你妈的是一人,为什么杀死三人。张扣扣回应:我记得老二老三一起打的我妈,然后王自新(王家父亲)还说往死里打,打死老子顶着。说完老三用棒子将我妈打死。

  张扣扣回忆称,1996年,他的母亲被王家父子打了之后当场晕过去。“就是在我家门口,我父亲将我妈跑去王家门口,当时王家有人,我父亲说你打的,你给看。我妈就在王家门口躺着,我妈后来清醒后爬回我家。当时她坐也坐不住,就在我家门口躺地上了。”

  “我抱着我妈,叫她,过了一会,我妈就没反应了。”张扣扣同时表示,母亲的尸体就在家门口的公路边上被解剖。“当时我在场,持续一小时左右。”

  张扣扣同时指出,自己不和别人讲母亲的事,除非和其特别好的人,不然都不说。

  张扣扣回应称:我不想有后顾之忧,我妈死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今天这一刻。“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为了报仇,我不结婚,不想让我妈白死。王家老大还经常向我挑衅,还带着老婆从我家门前经过,挑衅我。(有一次)停在我面前,冲我点头,用挑衅的眼神,我当时没作出反应。”

  有关公诉人一审中指出张扣扣金钱至上。张扣扣当庭表示不认可:关于我生活的事情,都是办案人员诱导我说出的。

  谈及为何选择2018年除夕当天“报仇”,张扣扣说:“老三回来的早,老大和老二没回,我想等过年他们都回来。”

  在公安机关的供述里,张扣扣描述道,“我当时很犹豫,但是想到我妈死在我怀里的情景,我就下了杀人的决心。”张扣扣表示,这段内容属实,“我本来想在他们上坟时杀,但我心里害怕。就在路上等着。过程中,我将母亲的事情从头到尾回忆了一次,我心里就狠了起来。当时大脑一片空白,没有恐惧和紧张,人和行尸走肉一样,不由自主捅人。”

  对此,张扣扣解释称,自己知道捅刺的是谁,杀人之前就想过自首。杀人后,还和姨夫表示自己会去自首。“现在的社会可能也跑不掉。”

  此后,张扣扣曾在派出所门口的邮政储蓄ATM机前遇到一个女孩。“我和她说没事,你取你的钱。然后我就出去吃早饭,然后去自首。”

  一审开庭时,张扣扣曾当庭表示自己为母报仇天经地义。二审现场,张扣扣再次强调:“我没做错,我是有血性的男人。”

  4月11日上午,陕西高院在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法庭公开开庭审理上诉人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一案。东方网·纵相新闻现场直播,带您直击庭审。

  13时许,证人郭某出庭作证。郭某为南郑县公安民警,张扣扣案发后,负责为张扣扣做思想工作,此后的一天,张扣扣指认了刀子的藏匿地点。

  郭某表示,在张扣扣自首后,通过别的同事得知,张扣扣要见他。“我们从小认识,我回爷爷家就和他一起玩,他愿意相信我。”

  郭某当庭表示,其未张扣扣见面时,张扣扣拒绝交代藏刀的位置。此后其与张扣扣的见面并无录音、笔录。

  “我与本案无利害关系。”当辩护人问及22年前张扣扣母亲案发时,郭某的爷爷是否在场。郭某称爷爷已去世,不想回答。

  对于郭某的证词,辩护人殷清利认为,郭某与本案有着切实的利害关系:郭某既是张扣扣案件侦察机关民警,其爷爷曾是张扣扣母亲一案证实张扣扣母亲过错的证人。郭某与上诉人是发小,据张扣扣称,郭某职位升迁了,希望法庭调取郭某警衔情况进行核实。

  其次,郭某承认对张扣扣做思想工作,但没有如实回答。对相关手续、程序的提问都进行了拒绝和回避。所以郭某通过感情交流的方式参与本案违反了刑诉法以及规定。该证据应当予以排除。

  同时,殷清利也认为,郭某在有利害关系的前提下,没有办理合法手续,也没有进行回避,有理由认为其实施了引诱的方式。对此应当作出补充和合理解释。除了郭某出庭,其他情况并没有充分调查。这些证据应当予以排除。

  辩护人邓学平表示,郭某当庭证言真实性存疑,其证言和公安机关的证言多处不一致。其次,郭某对辩护人的问题回避闪躲,其身份不仅是证人,还是本案实际参与的办案人员。他要在法庭证明其取证是合法的,不能回避或者拒绝回答。

  此外,所有侦查审讯应该如实记录,可是这次审讯竟然没有记录。看起来是张扣扣自主带领侦查人员找到刀子,实际上,郭某在进行思想工作后,已经画图了,带领只是按图索骥,并不能保证证据独立自主。提前画图,是给上诉人引诱。辨认笔录和图纸都是在引诱下完成的,因予以排除。

  郭某用情感感化张扣扣如实供述,是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的合法方法,不存在刑讯逼供、暴力威胁等违法情况。对于张扣扣的供述内容有同步录音录像作证,不存在诱供的行为。

  关于刀子的真实地点,郭某和侦查人员事先均不知情,如何进行诱供?郭某并不是本案的侦查人员,所以郭某已表示自己是协助,辩护人也承认郭某的证人身份。

  张扣扣对于现场的指认是在见证人的见证下进行的,并制作笔录载卷,根据法律规定,程序和内容是合法的。辨认笔录上有不少于两位侦查人员的签字就是合法的。

  关于郭某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检察人员认为郭某和本案不存在利害关系,郭某所带的心理辅导人员,是看守所对张扣扣进行心理辅导的,这是看守所的工作。检察人员认为,郭某发言和证言并无相悖之处。只是没有回答辩护人诱导性发问。辨认是公安机关主持的,并非张扣扣自主辨认,这一组证据和郭某的证言是为了反映张扣扣如实供述的态度。

  (北京时间记者 杨凤临 报道)称为母亲报仇而杀死邻居父子三人的陕西青年张扣扣,今天再次站在了审判席上。4月11日上午9点,陕西高院二审开庭审理此案,此前张扣扣一审被判处死刑。“我又不是神经病,怎么会随便杀人”。法庭上,张扣扣否认因对社会不满杀人,还详细回答了逃避追捕的全过程,称案发后曾头上顶草返回家中,碰到警察后佯装村民翻墙而逃。截至4月11日下午4点20分,庭审仍在进行中。

  汉中中院公开的一审判决书显示,1996年8月27日,因邻里纠纷,王自新17岁的儿子王正军,在一场邻里纠纷中,故意伤害致张扣扣之母汪秀萍死亡。随后,王正军被以故意伤害罪判处7年有期徒刑。

  23年后,35岁的张扣扣开始实施报复。 一审判决书显示,2018年春节前夕,张扣扣发现王正军回家过年,遂产生报复杀人之念。2月15日12时许,张扣扣趁王正军及其兄王校军等家人上山祭祖的时机,一路尾随王正军兄弟二人并伺机将二人杀害。

  后张扣扣又来到王自新家行凶,用数刀将王自新捅死。接着,张扣扣用汽油点燃王校军的轿车。事发后两天,张扣扣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2019年1月8日,汉中中院一审判决张扣扣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4月11日上午9点,陕西高院二审开庭审理此案,并在微博上对庭审进行直播。

  庭上,辩护人提问称是什么原因让你等22年后实施杀人行为?张扣扣表示,母亲死时,自己曾对天发誓要报仇,但后来一直没见过王正军。2018年春节前,在楼上发现王正军回家了。“我看到他的瞬间,就想起我妈被打死的场景。”张扣扣指出,22年来,他一直在等,但是没有时机。

  当辩护人问及,一审认为你工作不顺,迁怒王家。张扣扣当庭表示不认可。“办案人员和我说生活事情,我起先拒绝回答,但警察和我聊天,我就说了。我不知道他们要做笔录,我认为这些事是办案人员诱供。检察机关以我个人生活情况起诉我,说我报复社会,我又不是神经病,怎么会随便杀人。”张扣扣说。

  庭审现场,辩护人指出,张扣扣在案时心电图显示失常,张扣扣表示认同。“我受到刺激时心跳会加快”。当辩护人问及对其母亲被伤害致死案件的看法时,张扣扣明确表示:“不公平。”

  此后,张扣扣当庭提出需要申请对其作案时精神障碍程度进行鉴定。张扣扣及辩护人认为,张扣扣性格属于偏执型障碍,作案时辨认能力存在但控制力稍弱,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且一审驳回对张扣扣的精神病鉴定的申请程序不合法,实体理由也不能成立,申请二审对张扣扣作案时精神障碍程度进行鉴定。

  对此,检方认为,首先,作案前张扣扣准备作案工具,精心伪装,选择作案时机及对象。杀人过程中,张扣扣能准确地确定三被害人的身份,持刀分别通刺被害人要害部位,连杀三人,时间选择大年三十,地点选择在被害人上坟回来的路上,用假枪威胁他人,烧车时火星溅射到他人车上还让他人灭火等行为表明,上诉人控制力没有受到任何其他因素影响。而且张扣扣作案后迅速逃离现场,购买食物藏匿,后到公安机关投案。其作案前、作案中及作案后思维清晰,精神状况正常,对自己行为有辨认和控制能力。其次,张扣扣父系、母系亲属均无家族精神病史,张扣扣本人也无精神病既往史。综上,辩护人申请对张扣扣作案时精神障碍程度鉴定无事实依据,建议驳回。

  杀人案发后两天,张扣扣投案自首,辩护人提问称“你作案时就有这样的想法吗?”张扣扣回应称,“是的,我想着现在的社会跑不掉,但我想这是我最后一个年了,想去看一次烟花。”

  张扣扣回答检察员的提问时,还详细回忆了案发后逃避追捕的全过程。“我返回过家,根本不害怕被抓住,我跑回家发现我家周围有办案人员,我采取了战术动作,慢慢接近。”张扣扣说他头上顶草,趁办案人员巡逻的间隙慢慢接近家里,碰到警察后佯装村民翻墙而逃。

  检察员当庭提供证据称,张扣扣在侦查阶段时供称:“我选择投案主要是身上没有钱,如果有钱我肯定跑,能跑多少天我就跑多少天,有钱的话我肯定不会投案,束手就擒不是我的个性。”张扣扣还在供述中称,逃跑期间,累的没有办法了,身上没有钱,没有吃的,加上觉得已经替妈妈报仇,三条命换一条命觉得值了,于是自首。

  对此,张扣扣当庭否认,称是公安机关说完问他是不是这样,他当时回答可能就是这样吧。

  今日庭审前,张扣扣的代理律师邓学平告诉北京时间记者,今天的庭审预计会持续一天,他和殷清利律师会继续分工合作,从不同的侧面依法为张扣扣辩护,继续寻求法院从轻判决,对张扣扣刀下留人。

  两位律师的主要辩点包括:张扣扣作案时只有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为母复仇符合传统人伦孝道、张扣扣无违法犯罪前科且有自首情节、张扣扣不会滥杀无辜社会危害性可控、多数民众支持张扣扣免死等。

  “二审辩护难度很大,律师会尽到辩护职责,但最后结果交由法院决定。”邓学平还表示,4月10日下午,他和殷清利律师一起去看守所会见了张扣扣。详细告知其二审开庭流程,沟通了庭审辩护策略。张扣扣表示,不论二审结果如何,他都做好了准备,都会以平常心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