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团队

当前位置:主页 > 律师团队 >

截至2017年年末
发布时间:2019-04-20 14:15

  自从三年前搬到这里,邀请朋友到京师赏花,是许多京师律师朋友圈里乐此不疲的话题。

  对此,京师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CEO杨建华是备感骄傲的,在竞争激烈的京城法律服务市场,在寸土寸金的北京东四环,这座大厦承载着他的全部梦想。

  “2014—2017年,这三年是京师最艰辛的三年、最饱受争议的三年,但也是飞速发展和最不可思议的三年。”在刚刚提交给合伙人大会的《2014—2017CEO工作报告》中,杨建华如是说。

  对于杨建华来说,这三年,他习惯了被质疑,更愿意低调地少说多做。如今,他更是提出了挑战律师圈惯例“以律师为本,构建执业零成本的律师生态圈”的设想。

  2014年,成立二十周年的京师律师事务所搬迁至北京城工美大厦(现更名为“京师律师大厦”),此前整个律师事务所只有18名专、兼职律师,办公面积仅200多平方米。同年,从另一家大型律所管理合伙人位置上离职的杨建华重组京师。

  “离开是因为与原团队在律所经营理念方面有了分歧。”杨建华说:“重组京师则坚信我对律师业的判断与设想是正确的。”一条崭新的律所发展路径摆在眼前,2014年7月,京师合伙人大会确立了京师规模化发展三年计划——

  迅速增长的注册律师人数为管理者带来了难题,特别是律师间的利益冲突日益明显。“于是,我们决定在京师全国体系内开始全面落实部门主任备案制度。”杨建华说。

  所谓部门主任备案制度实际是将市场化的竞争机制引入律所专业建设,鼓励全体律师领衔组建专业团队。“起初,有些习惯了独立办案的律师,对这项制度并不理解,心里有些抗拒。最初一年申报的部门主任不足30个,公共案源入账不足百万。”

  杨建华为了打消律师们的抗拒心理,下了不少功夫,推出许多配套政策,例如给予部门主任招投标顾问的优先推送权、律所案源的优先承办权、律所文化用品8折优惠、律师助理招聘免费(智联)发布、单独制定宣传推广页面等50个激励政策。

  及至2017年,全年备案部门主任132个、公共案源签约6528万余元,签单860个。

  三年来,京师律师们成功代理了速腾案、路虎案、袁诚家国家赔偿案、许金龙案、内蒙古玉米收购案、聂树斌国家赔偿案等一大批有社会影响力的案件,其中内蒙古玉米收购案入选最高人民法院“推动中国法治进程十大案件”。

  “这些证实,我们的部门主任备案制度是京师专业化建设的一项创举。”杨建华总结。

  京师根据律师的兴趣类别,组成了161个艺术社团,大大增加了律师之间的黏合度和律所的凝聚力。同时还有一年一套内部出版物,一年两部“随时更新”的京师宣传片,一年三档视频普法栏目……杨建华如数家珍地介绍:“我们从重组转型开始,就将品牌化作为最重要的战略目标之一,并根据社会环境和电子资讯传播方式的变化,不断进行调整,总能在瓶颈中寻找突破。因为品牌最终将沉淀为无形资产,支撑京师文化的存续与传承,推进京师发展为更大更广的平台。”

  三年砥砺前行,京师的成绩有目共睹。截至2018年3月,京师在北京的注册执业律师人数已经有741人,是北京地区执业人数最多的律所。

  2018年年初,杨建华提出 “以律师为本,构建执业零成本的律师生态圈”。

  “我所说的‘执业零成本’主要指律师个人案源的零房间费和零管理费。”杨建华解释。这无疑是对整个行业惯例的一次挑战,也遭受了来自同行的质疑。

  “执业成本”是律师圈的公共秘密。据《方圆》记者了解,提成制是目前律师界主流的薪酬管理模式,通常情况下律师个人案源的执业成本包括房间费和管理费两项。其中,律师每年都要向律所缴纳房间费,房间费按律所所在位置、房间面积大小不同,从几千元、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律师承接每一单业务都需要按收入比例向律所缴纳管理费,管理费从5%至30%不等,个人案源和律所公共案源也不同;此外,按照不同律所的不同规定,律师还可能自己承担出差费用、文具用品费用、助理工资以及个人所得税等。

  “我深知‘执业零成本’的实现有多难!”杨建华说。事实上,过去的三年时间里,尽管没有明确提出“执业零成本”的概念,但京师一直在为这个目标而努力。

  为什么要“冒行业之大不韪”地把“执业零成本”作为发展目标?这与杨建华主政下的京师律师事务所的理念密切相关。

  在业内,许多律所与律师之间的关系定位于“管理者和被管理者”,也因此,律所向律师收取房间费、管理费都显得理所应当,律所主任以及合伙人,更多地凭借自身的“江湖地位”来管理律所、运营律所。但杨建华却另有看法:“律所应当是律师服务者,每个律师都是我们的服务对象。我不是靠专业权威、个人魅力来运营律所,我们靠的是服务机制。”

  事实上,“以律师为本”的行政服务一直是京师倡导的理念。这种理念体现在无数细节上。

  譬如京师“律师个人影音库”,三年来为律师个人拍摄职业照582套、团队形象照376套,大中小型会议2784次,精选照片3万余张,每张图片按照不同类别上传至京师OA云端,每个律师可自行下载使用。

  再譬如,有律师反映一周五个工作日的模式无法适应律师们的办案节奏,于是京师管委会决定调整部分行政服务岗位工作时间。如今,京师律师和客户可以在周末办理缴费、开发票、签订委托代理协议、出具函书等各种手续。

  ——通过严格审查和多重筛选,有京师定制的“京师红”(红酒)、“京师白”(白酒)、“京师绿”(茶叶);

  伴随着国际化步伐的加快,开拓京师人的国际视野,京师一年组织多次出国访问,京师人已经出访美国、法国、德国、波兰、日本等多个国家。

  “这些一点一滴的小事,真正实现了京师是律师的家和港湾,相互尊重,换位思考,共同营造出京师强大的凝聚力。”杨建华说:“做好给律师的服务,我们才能招得进律师、留得住律师。可以说,律师在这里,既能创收,又有归属感。”

  口号喊得再响亮,理念说得再动人,究其根本,如果律所免掉律师执业成本,就需要从其他方面解决律所的房租和日常运营费用。

  所谓公共案源是相对律师个人案源而言的,通常是律师事务所通过品牌运营吸引来的客户,再由律所统一分配给律师。

  三年来,杨建华在吸引公共案源方面,可谓是智计百出,做普法直播节目、推视频普法栏目、建全媒体宣传平台……只要是品牌宣传方案,就没有京师没做过的。

  其中,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京师在线APP”。为解决业务合作和资源共享问题,京师开发的该APP,利用大数据整合技术,从行业、领域、案例、等方面,多维度展示了律师的职业素养,为律师寻找合作伙伴、组建业务团队提供了便利。

  据统计,2016年京师在线个案例。“预计到2020年将收录案例25280余个,入库律师将达5000余人,上线亿次。”杨建华说。

  在杨建华看来,互联网渗入法律服务行业是必然趋势,“就算我做不到,别人也会做到。我希望把这个APP打造成法律界的淘宝、律师界的滴滴。”

  三年来,京师陆续成立京师婚姻家庭调解中心、京师慈善经济法律事务部、京师公益法律服务与调解中心、京师张丽芳家事调解中心等多个工作平台,成立律师调解工作室,化解社会矛盾、保障社会稳定。

  目前有专兼职调解员、律师调解员、特约调解员、兼职调解员90余名,形成了规模较大的法律服务和调解网络,共完成调解纠纷案件180余件。

  同时,全面开展京师律师“六进”活动。截至目前,京师律师已为朝阳区10个街乡开展了法律服务工作,开展讲座130次,开展公益法律咨询115次,受益人数近千人。与朝阳区三里屯、六里屯、东风乡、麦子店、呼家楼、机场、朝外7个街乡司法所签订了法律服务协议。

  在杨建华看来:“这些公共法律服务,造就了‘找律师、上京师’的良好口碑,也是京师社会责任建设及公益品牌的体现。”

  多管齐下的“公共案源”为实现律师“执业零成本”带来了可能。据杨建华介绍,京师律师可以通过承担公共案源的办案任务或是免费提供公共法律服务来抵消房间费、个人案源管理费,而公共案源的收入可以满足律所运营所需。“从目前来看,今年我们公共案源收入和律所管理成本可以基本持平。”

  在杨建华关于“执业零成本”的设想中,给律师“赋能”是整个计划的另一个关键。

  所谓“赋能”就是指要建立一套完整的律师执业技能培训体系,其目标是把新律师变成合伙人律师,把万金油律师变成专业律师,把小律师变成大律师,把律师个人变成律师团队。

  提起刚入行的时光,杨建华颇有感触。“我们许多老律师都经历过实习期那个最艰难的时期,杯水车薪,入不敷出,生计成为最大的难题。”

  抱着这份初心,为了更好地扶助实习律师度过实习期,京师推出了一项暖心政策“实习律师扶持计划”,其中包含,对持有本所实习证的,每天给予60元标准的京师美食餐补;律所鼓励有条件的合伙人律师扶持、帮助实习律师;对于生活确有困难的实习人员,由律所每月给予实习律师5000~10000元的无息借款。

  不仅是资金上支持,更有来自业务上的帮助。扶持小组的合伙人律师会带领实习律师完成一项针对某细分领域的法律产品的开发,实习律师可以借此了解某个细分领域的法律规定、操作技巧以及流程规范,开发完毕后基本可以独立操作该领域的案件。“经过一系列的标准流程,我们可以培养出熟练的法律工匠,为客户提供精准的法律服务。”杨建华说。

  除了针对新手的帮扶制度,“帮助成熟律师实现职业晋升”是杨建华“赋能”理念的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为此,京师律所成立知识管理部,一方面,帮助律师对自己的服务领域做法律服务产品化,形成一套套标准化、规范化的业务操作指引;另一方面,针对律师执业方向定期举办公益讲座,进行专业培训。

  “我们以这种方式让律师更注重专业化建设,深扎某一专业领域,成为行家,同时,律所通过激励制度,鼓励律师申报部门主任,成立专业部门,打造自己的专业团队。”杨建华说。

  事实上,京师一直鼓励本所合伙人发掘周边资源,打造属于自己的团队。特别是在国际布局方面,律所计划出台鼓励政策,同时将设立海外投资基金,对所内合伙人为律所对接的海外优质资源进行补贴及奖励。例如京师波兰分所、加拿大蒙特利尔办公室,该海外分所由京师北京总部合伙人投资收购当地律师事务所收购后更名,由京师总部授权投资人负责海外分所的日常运营管理,并对京师总部负责。

  杨建华无疑拥有强大的内心。三年来,京师固然取得了很多成就,但杨建华的压力一直很大。业内的种种质疑乃至非议,他放在心上,仔细衡量,去芜存菁,却不改初心。

  譬如早在2014年,京师就拥有自己的IT部门,独立创办网站、开发OA系统、研发案源合作APP,这些在2014年的律师行业饱受争议,甚至一度被别有用心的人冷嘲热讽。大家认为律师和律所做好法律专业就够了,为什么要浪费精力和财力做一些完全不沾边的事情,很多人觉得简直不可思议。

  “然而,我们用三年的时间做到了,也向大众证明了京师的实力和魅力。”杨建华说。

  更典型的是当下杨建华提出的“构建执业零成本的律师生态圈”,也被一些人质疑“业务低端”“打破律师行业惯例”“屌丝律师多”等等。

  对如是争议,杨建华回应是:“律师业务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在他看来,“律师的目的是解决人的法律需求,所以哪里有需求,哪里就需要律师。把律师业务划分成高端低端,本身就是一种歧视。更何况,绝大多数客户需求的恰恰是基础性的法律服务。”

  有一件事,杨建华觉得特别自豪,直至今日,京师没有一起被北京律协处罚的投诉案例,“因为所有的纠纷都在律所内部解决了。”京师有个内部规定,凡是投诉的,律师必须无条件退费。在“京师在线APP”中,当事人拥有“评价权”,给办案律师打分,并将直接影响律师的案源与收入。“有些律师觉得委屈,但这就是京师保证法律服务质量的秘密所在,是客户对京师的信赖所在。”杨建华说。

  事实上,京师并非没有常人眼中的“高大上”的国际业务。恰恰相反,2017年是京师国际网络布局快速发展的一年。

  截至2017年年末,京师国际体系共有104位成员,覆盖海外93个国家97个城市。百余家全球联盟所遍布五大洲,每一家国际联盟律所的加入,都为京师国际板块注入了新鲜的血液。成功举办多次国际性会议,吸引中美合作论坛、全球投资移民律师联盟等机构入驻。

  关于“布局”,对国内,京师未来三年将加大国内分所的直投力度,将陆续直投深圳分所、上海分所(国际总部)、通州分所(北京分部)、长沙分所、扬州分所、广州分所等,到2020年完成50家分所落地,联盟所达到300家。对国际,在海外复制京师总部发展模式,在当地建设以法律服务为核心产业的商务服务社区,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一站式商务法律服务。

  关于“赋能”,京师将大力发展法律考试与律师业务培训两个项目,把专业化做到极致。至2020年,计划让更多京师行政人员在京师法考带领下通过法律资格考试,为更好地服务律师做准备;同时,通过“京师律师学院”对青年律师进行实务业务强化训练,为专业化发展储备优秀人才。

  关于“互联网+法律”,京师将对律师的智力成果再开发,开创一个线下与线上结合的京师合同库,律师享受分红和版权,嵌入京师在线APP同步推广。如果有特殊案件,当事人找不到可适用的合同,可在平台对接专业律师实现私人定制。

  “我们会用三年去无限接近这一奋斗目标——以律师为本,构建执业零成本的律师生态圈!将京师的这一伟大蓝图一绘到底!”杨建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