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范围

当前位置:主页 > 业务范围 > 刑事诉讼 >

东西不见了报警是合理
发布时间:2019-03-24 02:41

  深圳一企业家刘文忠自称固定资产上亿,有多项国家发明专利。2018年11月,深圳宝安区人民法院认为他曾偷盗一部iPhone6S plus手机、1.5万元现金等物品,刘文忠因此被判盗窃罪,处有期徒刑10个月。

  刘文忠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己始终未承认盗窃,还认为自己遭到了栽赃陷害,现已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无罪。

  2018年2月18日农历是大年初三,下午3点左右,深圳的胡女士、邓先生夫妇和朋友开着宝马X6车一起去当地的一个农庄里摘菜。

  “我们买完单后就把刚摘的菜和身上的包包放到我老公宝马车的后尾箱,刚锁完车就想起我老公的衣服还在农庄里面,我们去拿衣服后还在农庄逛了一圈。”胡女士称回去时看到车子后尾箱开着,走近一看放在后尾箱的包包不见了,就报了警。

  邓先生接受警方询问时称,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关后尾厢,可能是他当时不小心按到了开后尾厢的按钮。

  据刘文忠提供给红星新闻的一份《深圳市公安局玉塘派出所视频研判报告书》显示,民警调取现场监控发现一男子从一辆宝马车下车后,经过被害人的小车后尾厢,发现后尾厢有财物后实施了盗窃,该人走进案发现场的小树林后返回自己的小车开车逃离。民警通过视频追踪发现嫌疑人住址,并在深圳某高档小区将刘文忠抓获。

  同月19日,警方在停车场附近的鱼塘边芦苇丛内,发现钱包、手机套、黑色手提包等物品。民警对刘文忠的住址进行了搜查,未发现可疑赃物,刘文忠当日被刑事拘留。3月5日被逮捕。

  检察院指控刘文忠犯盗窃罪向法院提起公诉,称刘文忠在某农庄游玩时发现胡女士家的宝马车后尾厢未关上,箱内有一黑色提包。刘文忠便将该黑色手提包(内有2个钱包现金15000元,一部iPhone6S plus手机、一只戒指、身份证、银行卡、社保卡等物品)拿到附近的芦苇丛中,盗取手提包内的1.5万元现金和一部iPhone6S plus手机,并将其他物品则丢弃在现场。

  刘文忠辩称自己没有实施盗窃,自己开着7系宝马车停在停车场,因为自己有种花草的习惯,就左手拎了一个铁桶,右手拿了一个铁撬下车挖土,路过看到被害人的车后尾厢没有关。

  “我平时在自己小区发现小车玻璃没关也会通知保安来找车主,出于爱心,我想看一下车里有没有人,通知车主关后尾厢,但不确定里面有没有人,手上还拿着东西不方便就没有关。”刘文忠称他路过车就去挖土了,当时离车至少一米开外,没有挨过那台车。

  刘文忠称,本案中没有任何可以认定他有盗窃罪的直接证据,检方提供的证据不能认定所谓的赃物到底是不是属于被害人,赃物为何落在现场勘查的地点及其与盗窃的关系,被害人陈述的大额失窃的物品到底是不是存在、是不是就在涉案车辆后尾箱内、刘文忠靠近后尾箱是否拿了财物、刘文忠在芦苇丛附近行动同那些赃物到底有没有实质性的关联等等,应为无罪。

  刘文忠还辩称即使自己实施了盗窃,因为无法认定1.5万元是否存在,手机的真实状况以及是否存在,按照价格中心的鉴定,总金额就是2837元,属于情节显著轻微,社会危害不大,不应追究刑事责任。

  经法院审理查明,2018年2月18日14时30分许,胡女士将随身携带的黑色手提包放置在其停在深圳某农庄停车场的宝马车后尾厢内。当天15时07分许,该宝马车尾箱门向上打开。

  当天15时28分许,刘文忠发现胡女士的宝马车后尾厢未关上,从自己停在附近的宝马车尾箱拿出一个塑料桶向被害人停车方向走去,绕过胡女士车尾箱后弯腰观察车内是否有人,再回到车尾箱近处转身四处张望,伺机转身弯腰伸手从车尾箱拿走胡女士手提包放进塑料桶后走进附近的芦苇丛中,盗取提包内的现金约1.5万元和一部iPhone6S plus手机,并将其他物品则丢弃在现场。

  15时51分许,胡女士发现被盗后报案,公安机关根据现场监控录像研判,在刘文忠当时前往的芦苇丛附近提取到被盗的手提包(内有白金戒指1个、钱包两个、身份证及银行卡若干张)。涉案包、身份证、银行卡、社保卡、戒指等赃物已还给胡女士。

  法院认为,现场监控录像足以证实刘文忠盗窃经过,且从胡女士车尾箱自动打开后,到刘文忠实施盗窃行为中间时段并未发现有其他可疑人员靠近被害人车尾箱,在逻辑上可以排除其他人作案的可能性。

  刘文忠称自己路过胡女士车是双手拿有东西,而录像显示他当时只有一手拿桶,另一手是空手,靠近被害人车尾箱时有弯腰拿东西和换手提桶的动作,之后快步离开且被告人到达现场的时候是跟其他人一起到达的,而提桶返回自己汽车后即开车离开现场也不合常理,法院不予采纳刘文忠的辩解。

  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认为刘文忠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退赔胡女士1.5万元。

  “我是去了案发现场,但绝对没有实施盗窃,录像也绝对不会有实施盗窃的全过程。当时我已经走过那台车不远,就听到有人叫我一声刘总,我听得十分清楚,四处看又没有发现人,发现有台车后门没有关,不远处还有几个人,所以走回看看车上有没有人,弯腰是想看下车里是否有人叫我。”刘文忠称自己在车边看到一条大狼狗,吓得加快脚步走开,穿过房子进入菜地挖土,根本没有看到什么芦苇丛。

  “此案可能这是涉嫌栽赃、陷害。”刘文忠认为,“有可能一些与自己有利益纠纷的人故意陷害”。

  刘文忠称自己是一名企业家,有多项发明专利,经营上亿资产的公司和工厂,上过电视台,还经常献爱心。”刘文忠认为,自己经营的公司越来越好,没有理由去偷一部手机。因为服刑10个月,生意因此受到很大的影响。

  据天眼查显示,刘文忠关联2家公司,均为公司执行董事。其中深圳某公司成立于2010年,注册资本为1000万,刘文忠持股80%,其妻子持股20%;江苏某公司成立于2013年,注册资本为3000万,刘文忠持股94%,深圳某公司曾涉及一民间借贷纠纷案。

  刘文忠所住的某小区的保安主管朱先生告诉红星新闻,“我大约在2015年11月认识他的,他是一名很豪爽的人,过节还会给保安们发红包、送月饼,平时看到小区有些业主没有关窗户、关后尾厢都会群里提醒业主。”

  邓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我在事发前根本都不认识刘文忠,公检法相关部门已经查清楚了。根据监控视频,我后尾厢开着那20几分钟,除了他没有任何人靠近车,我们丢失的东西算起来价值15万左右,但我们很难证实自己还丢失了一些单据,其中包括10万元的诚意金,现在好多都拿不回来了。”

  “当时听说他住在某小区很有钱我还不信,我想他也是一时鬼迷心窍吧。我是受害者,东西不见了报警是合理,公安根据监控才抓到他的,如果他受冤屈了,也并非是我给他制造冤屈。”邓先生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