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TVB在港岛成立已经半个世纪
发布时间:2019-04-05 14:42

  三年前邵逸夫的离世,有人说香港影视界的「邵氏」时代终结了,但也有人说不。因为他的第二任妻子,TVB前非执行董事方逸华仍然健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对邵氏影视帝国的直接影响可能比夫君来得更大。

  那么前几日方逸华的辞世,就是真的为一个时代画上了完整的句号。当然,早在2012年,她已辞去公司职务,全身而退,此后无线的话事人就是大股东陈国强了。

  我们这些在香港以外长大的人,心中也有一个香港,这要拜陪伴我们长大的成千上万TVB剧集所赐。

  TVB在港岛成立已经半个世纪,原创剧集的历史从1976年的第一部长篇连续剧《狂潮》算起,也有四十年之久。因为TVB的港剧认识香港的人,知道港人爱煲汤,周末带小朋友去海洋公园,从前的工薪阶层年轻人则去荔园(于1997年关闭),警察叫阿sir或madam,监狱的犯人菜单有一颗橙。

  在不同时期追TVB剧集的人有各自不同的理由,九十年代开始看港剧的人无法理解制作粗糙、演技青涩的《上海滩》为什么曾在内地造成万人空巷;为了《大时代》里的方展博流过泪的人也无法理解新世纪以来的无线台台柱魅力何在。每个电视儿童都有自己记忆里的TVB,或没有TVB,我只能写下自己最熟悉的新旧世纪之交的无线台港剧。

  除了珠三角地区,从前内地观众几乎收看不到TVB的综艺和音乐节目,曾经的收视率保障港姐选举和长寿综艺节目《欢乐今宵》我们也不过是听说。于是,大部分内地观众心里,TVB便成了港剧的代名词,而且都是经过普通话配音的版本。

  亚洲电视(ATV)虽然也除了不少红到内地的热门片,如《我和春天有个约会》、《我和僵尸有个约会》、《肥猫正传》,但张家辉、江华、翁虹、文颂娴等演员一有名气便被无线纳入旗下,如今亚视也成了历史名词。

  老实说,上世纪末,台剧和日剧都处在黄金年代,国产剧也产生了第一批高质量佳作,会选择看港剧是因为对快节奏的都会生活心怀向往。对当时内地很多观众如我来说,港剧中人从物质到观念都走在前面。九十年代重新接纳西方文化的内地人通过看港剧向香港人取经。

  留在记忆里的倒不是剧情,而是港人特有的习惯:年轻人在学校、职场以英文名互相称呼,法庭上律师戴头套,嘴里振振有词的是和大陆法系不同的海洋法系术语(「疑点利益归于被告」),警察执法时要背诵一长串米兰达警告(「现在不是一定要你说话」),各行各业言必称专业、法治(「香港是法治社会嘛」)。

  而无线剧集时髦的外表下是熟悉的「师奶」剧内核,人物的家庭关系一定会被描写,拉近了和观众的距离。港剧里呈现的不仅是新鲜的西方文化,更是陌生的「中国风情」:初一十五去大屿山吃斋,在家里祭祖,警局(「差馆」)里供着关公,凡事讲彩头,看风水,黄大仙,老一辈妻妾同在屋檐下,亲兄弟争产,豪门恩怨。

  电视剧里的香港如此现代,又满不在乎地中国,从东到西转换自如,态度坦然,自然是多年殖民历史的产物,形成了香港独特的魅力,所谓「港味」。

  《创世纪》是很多人心目中TVB最成功的家族及商战经典,气象比《溏心风暴》大,离《真情》这样的裹脚布剧集更远。

  结构上有修养小说(Bildungsroman)的野心,由男主人公叶荣添在商场沉浮几十年带出港岛「九七」前后的时代变迁,年代上正好接续了《大时代》。虽然后来的《珠光宝气》规模更大,不过历史感始终是不及《创世纪》的。

  《妙手仁心》则是TVB职业剧风潮里的经典,不仅因为剧中描写了医疗行业,还涉及法政行业,是TVB最拿手的两大职业类别的集大成者,也因为编剧特意避免了大团圆结局,全剧被不多见的惆怅氛围笼罩,无论是生命的终结还是爱情的消散,都让人唏嘘。

  虽然不无借鉴美剧《急诊室故事》(ER)之嫌,但剧中一批香港职业女性形象可圈可点,她们普遍高学历,工作体面,和男子一样开好车,下班扑吧,不愿早早组成家庭,宁愿和好友合住。她们身材瘦削,举止利落。

  说到港女的干练形象,宣萱、蔡少芬、邵美琪、陈松伶、陈慧珊、郭蔼明等等,和琼瑶剧里大眼含泪的柔弱女子截然不同。后来的杨怡、胡杏儿、陈法拉也还算勉强接续了港女坚强独立的荧幕形象,不过已经很难让人心向往之,家常了很多。

  新世纪以来的职业剧有好又坏,像《冲上云霄》这样虽然带有宣传色彩,但细节饱满的到底少,而且女性专业人士的形象也越来越流于表面,主要还是家长里短的通俗形象。

  TVB最好的喜剧,无论古装还是时装,很少有现在华语喜剧里常见的尴尬。关咏荷和欧阳震华这一对斗气冤家组合是讲中文的梅格瑞恩和汤姆汉克斯。《陀枪师姐》、《金装四大才子》、《醉打金枝》里,男女角色都富有幽默感,善良正直,不像后来郭晋安演的阿旺,一味扮白痴。

  上世纪末香港电影掀起了爱情轻喜剧的小波浪,郑秀文主演的《夏日的嬷嬷茶》等片受到追捧,TVB也跟着从大家族纷争走进了轻松的言情剧时代,当年的台柱女星也都很有喜剧细胞,比如《冤家宜解不宜结》里的郭可盈、《千里姻缘兜错圈》里的蔡少芬、《天降奇缘》里的宣萱,后来的胡杏儿则得靠增肥来博人一笑(《肥田喜事》)。

  TVB港剧里武侠小说改编作大概是剧本方面最有保障的了,在简陋的布景中拍成的武侠片在选角方面很少让人失望,朱茵的年轻黄蓉、吕颂贤的令狐冲、古天乐的杨过、陈小春的韦小宝、黄日华的乔峰等经典演绎固然让人印象深刻,配角如罗兰的裘千尺、陈启泰的尹志平、雪梨的李莫愁、何宝生的林平之、刘玉翠的阿紫也个个无可替代,武侠剧给了这些演员在时装剧里不能提供的表现机会。

  后宫剧在《金枝欲孽》之前则连《还珠格格》水准也达不到。新世纪以来无线显然在古装剧方面下了血本,《寻秦记》和《金枝欲孽》都打破了棚拍的传统,到外景地拍摄,《金枝欲孽》是绝少数新世纪之后影响内地电视剧风潮的港剧,启发了《甄嬛传》。

  从TVB剧集观察殖民文化非常有意思。有意思的是编导以漫不经心的刻画方式对殖民者阶层存而不论。因为他们几乎是由澳洲来的过江龙扮演的。

  澳洲人Gregory Charles Rivers(中文名「河国荣」,非常香港风味的坎普中译,「河」意译自他的姓,「国荣」来自他的偶像张国荣)像他的同乡杜可风一样年纪轻轻来到香港碰运气,杜可风后来成了香港电影史的重要名字,河国荣则成了TVB电视剧里的御用白人,从清代的传教士(《方世玉与乾隆皇》)、英方大使(《苗翠花》)演到港岛英治时代的警察署署长(不胜枚举)。

  殖民地宗主国流传过一句老话: 「Failed in London, try Hong Kong」,想必因为种种原因来到香港揾食的白人各有各的故事。但河国荣演的鬼佬只不过是一个给其他本地角色添堵的扁平概念,这当然简单化了香港的殖民地情境,是在港西方人的刻板印象,但谁又能说不正好反映了民众的集体无意识呢?

  上世纪六十年代在港岛英治的历史上相当特殊,不仅因为是香港经济腾飞,跻身「亚洲四小龙」行列的开端,更是因为当时港人努力争取自治权,产生了融合了西方文化的本土大众文化。以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为背景的TVB港剧是个小类别,数量上和民初剧不能比,如果说以民初剧反映了一般香港大众对祖辈的想象,那么六七十年代为背景的电视剧则是为香港经济神话的源头写下的自传。

  1997年《难兄难弟》大获成功是怀旧风气使然,也得益于现实素材的丰富。《难兄难弟》重现了粤语片偶像一统天下的时代,剧中人物的原型萧芳芳、陈宝珠、谢贤、吕奇、「任姐」任剑辉、「仙姐」白雪仙都是最早的港产大众文化偶像。

  从二战后香港逐步建立本土意识到回归的命运确定之间并没有多少年,六七十年代于是成为最受怀旧剧青睐的年代,《难兄难弟》预言了新世纪以来的怀旧香港电影《岁月神偷》和《金鸡》。

  香港最「巴闭」的年代,港剧中内地不仅不值一提,台湾及其他东南亚地区也只是逃避法律制裁的「跑路」目的地罢了。时移事往,香港已无法承载内地居民对于现代都会生活的想象。剥离了时髦光芒的港剧要和收视新宠韩剧,以及多金的内地电视剧抗衡,在市场和人才两方面都不占优势。

  TVB从前不愁没有吸引收视的演员,参演TVB电视剧曾是歌星尝试演戏的第一步,容祖儿、郑秀文、郑中基、苏永康都演过无线的电视剧,还时不时能在无线剧集里看到苏玉华、谢君豪等受过科班表演训练的本土话剧名角。

  无线自己的艺员训练班则几乎成了香港影坛的黄埔军校,1971年无线和邵氏兄弟合办第一期训练班,八十年代末开始签「包薪艺员」。然而,高强度、低酬劳的轧戏制度和漫长的合约期后来成为电视台和很多明星艺员分道扬镳的原因。

  而TVB的剧集质量也因为多年的量产作业走到僵化的境地。质量普通的TVB时装剧和非武侠小说改编的古装剧基本上都在二十集的长度,第一集做足功夫提供新鲜感,以时下最新鲜的职业、年轻人热衷的话题、当红演员的新造型等卖点吸引注意力。

  编剧边拍边写,播至近十集,新鲜劲过去,剧情渐渐疲软,如果不是及时增加人物,就是开始套用老梗,平均三集出现一个误会,在观众「一早预咗」之后很久才化解这个误会,倒数第二集通常留下一个悬念,编得捉襟见肘者还会留下数个难以解决的矛盾,到了大结局,不惜以十分钟死一个人的速度奔向大团圆的结局。

  这样说虽然夸张,但哪怕最经典的TVB连续剧都免不了靠「前女友忽然出现」、「好人逼坏人承认罪行,反而白白送命」、「三角恋中多余的一方丧生或出国」之类的万用梗穿插过渡。

  大部分TVB经典作受欢迎的原因归根结底在于大众的期待不高,也在于人物设定上的老练感,港剧里很少看到台湾青春片里的天真角色,配角往往讲钱讲效率,有一套实际的人生哲学,就像亦舒的小说一样,人物活在一套凡事讲道理,姿态优雅的教养体系里,套路与套路之间常蹦出精辟之语,金句让人眼前一亮,是由于观众没预料到在煲TVB电视粥的时候还能听到贴合现实人生的大实线年,方逸华陪伴邵逸夫参加「邵逸夫奖颁奖礼」,她以一句客气的「Thank you」回应记者对无线挖角潮危机的提问,近五六年来,无线的未来充满疑云,人才北上成风,本地新开台的免费电视台奇妙电视和ViuTV开始和无线争夺观众。

  新世纪以来,无线电视剧方面传出的捷报不是甘草演员迎来事业第二春,就是千禧年代花旦回巢拯救收视率。新面孔也不是没有,最有名的竟然是因为《奔跑吧兄弟》被大家认识的王祖蓝。